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首页

中南民族大学有个“警察爸爸”

 武晚传媒记者万勤 通讯员杨槐柳 李雨生

再过几天,中南民族大学就要开学了,作为这里的责任区民警,春节后,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铁箕山派出所的夏清良每天都会到校园转一转,查看一下治安情况是否正常。

    刚刚过去的春节正好是藏历新年。除夕之夜,他将3位留校过年的藏族学子接到自己家中,与自己的妻子、女儿、女婿、外孙和亲家一起吃团圆饭。第一次品尝鳜鱼,又喝到夏清良妻子亲手煲的鸡汤,藏族学子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正月初一,夏清良又特意来到学校,和藏族学子们一起跳起锅庄舞,并送上新年祝福和汉族特有的压岁红包。

    56岁的夏清良,1980年参加公安工作,2001年调至铁箕山派出所担任中南民族大学责任区民警。在56个民族青年学子云集的校园里,他守护安宁、关爱民族青年,维护民族团结,用心处理每一起案件、纠纷,师生们尊敬地称他为“夏老师”。 

    工作之余,他又用有限的工资,默默资助26名少数民族贫困大学生,因此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称呼——“夏爸爸”。本报曾刊发《26个少数民族学生的好爸爸》的长篇报道,报道过夏清良的事迹。

    近日,省市领导对夏清良的事迹作出批示,予以充分肯定。

    代替藏族女生的父亲

    为她出面讨公道

    阿朵(化名)是一个藏族姑娘,2016年考入中南民族大学,父母含辛茹苦供她读书。这个挺有孝心的女孩本想自己挣钱为父母减轻负担,谁想涉世未深,大二上学期中了网络诈骗的招,给网店刷信誉被骗光了生活费,后来又借钱,被人催还,以至于影响情绪和学业,最后不得不求助于辅导员。

    阿朵的父亲和叔叔心急如焚地赶到学校,因为人生地不熟,束手无策。辅导员在工作群里@夏清良,夏清良秒回信息并第一时间赶到保卫处。他细心地询问事情经过,把涉事方的电话记下,代替藏族姑娘阿朵的父亲出面与之交涉,并约对方到保卫处,面对面协商解决办法。

    “我是中南民族大学的责任区民警,有什么事情找我就行,我负责到底。”他一方面开展法制宣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对方心服口服;另一方面,他又主动找阿朵谈话,教她识骗防骗,正确解决学习和勤工俭学的矛盾。阿朵的父亲见夏清良如此热心真诚,便将女儿托付给他关照。每隔一段时间,夏清良便打电话询问阿朵的困难,或者亲自去看看她的情绪和状态,就这样,阿朵顺利地走出了困境。

    壮族姑娘生活费被骗

    他送来3000元

    再过4个多月,在中南民族大学读大四的广西壮族姑娘黄素珍就要走上工作岗位了。“夏爸爸,我要留在武汉,为这座充满爱、充满活力的城市奉献自己的青春。”她悄悄向夏清良吐露心声。

    这位23岁的广西壮族姑娘自幼父母离异,由年迈的爷爷抚养长大,自己一边放羊一边完成学业,艰苦的成长环境让她比同龄人更坚强、更懂事。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黄素珍考上了中南民族大学。就在她看到人生希望的那一刻,命运又给她开了一个黑色的玩笑。开学报到的第一天,她暑假打工攒下的3000元生活费全被骗了。血汗钱没了,吃饭没着落了,学还怎么上?她几尽崩溃。“宿舍楼门口不是有一个警官的电话吗?他会不会帮我把钱找回来呢?”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给夏清良发去了求助短信:“夏警官,我被骗了3000元,已经身无分文,怎么办?”

    夏清良立即找到正不停抹眼泪的黄素珍,只见这个壮族小姑娘瘦瘦的,脸色蜡黄,一看就是营养不足,她的衣服还打着补丁。“当时看到她,我心里难受极了,这孩子肯定受了不少苦。”夏清良说,随后,他从工资中取出3000元交给黄素珍,并安慰她:“你先用着,别着急,算我借给你的。”次日,他主动联系协调学校,帮她申请贫困生救助金。素昧平生的警察,无私地出钱出力,感动得黄素珍扑通一声给夏清良跪下。夏清良一把拉起她说:“好孩子,好好读书就是对大家最好的回报。”

    此后4年来,夏清良每个月从工资中拿出数百元生活费补贴给黄素珍。为方便她与家人、亲友联系,夏清良还出钱给她买了一部手机。“夏爸爸,谢谢你!”黄素珍没有让夏清良失望,如今,她的成绩已经排到前三,性格也更加活泼开朗。

    去年,武汉出台大学生“户籍新政”,黄素珍打定主意留在武汉。于是,“夏爸爸”最近细心地在辖区走访,打听与她所学专业对口的企业和岗位。

    给苗族男孩送棉衣 将他接到家里住

    “故事不倾诉,感激不表达,我将难以释怀。”这是一封来自已经毕业的苗族大学生王涛的感谢信,揭开了夏清良的一个“秘密”。

    王涛出生在一个贫困苗族家庭,2008年刚上大学的第一个冬天,他连毛衣都没得穿,裤子也短一截,裤腿高高吊着。夏清良在校园里发现了这个可怜的男孩,连忙给他送去一套保暖内衣,寒假时又买羽绒服让他穿回家过年。

    从那时起,夏清良每个月都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200元给王涛做生活费。这一年,王涛的母亲因病去世,夏清良又出钱帮他办理母亲的后事。

    此后的一个月,夏清良每天打电话和王涛聊天,并找到学校领导为他申请特困学生困难补助。每逢铁箕山派出所食堂改善民警伙食,他总不忘把王涛叫到所里来吃饭。他还把王涛带到家里,把女儿撵到学校,让女儿腾出闺房给王涛住,为的只是让王涛感受到家的温暖和父亲的爱。

    王涛学习成绩优异,完全可以考研究生继续深造。2011年,他即将毕业时,考虑再三选择了就业。从来没有跟王涛发过脾气的夏清良闻讯“吼”王涛:“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不读研?就算交不起学费,还有我啊!”

    “夏爸爸,我知道你不只帮助一个两个孩子,负担重,我不能再给你增添麻烦了。”王涛与东风公司正式签了约。2012年8月,他领到第一个月工资时,带着礼物,从十堰专程赶到武汉看望这个他叫了多年的“夏爸爸”。

    那天,在火车站看到这个瘦高的小伙子向他走来时,夏清良回忆说,自己的鼻子一阵发酸。

    家境并不宽裕 却资助了26名大学生

    据不完全,受夏清良资助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多达26人。

    夏清良的家庭并不富裕,他的妻子唐祝英因病35岁就在家病休,起初只领取100多元的生活费,直到2011年正式退休前,这笔生活费才增加至600多元。

    “老夏资助学生,回家会如实‘报账’。起初,他两百、三百、五百地拿出去,我心里多少有点心疼,但当我亲眼看到他带回家的这些贫困孩子,我也深有触动,我们家经济条件一般,但比起这些孩子,真的很好了。”记者见到他的妻子唐祝英时,她双手关节因类风湿而肿胀变形,她却说:“这个病都好多年了,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早早退休,现在也有2000多元的社保,尽管过得并不宽松,但我们也会全力支持老夏。”前些年每年放寒暑假,夏清良都会买10多张火车票送给那些没有路费回家的孩子;每逢过节,他都会悄悄地把困难孩子叫到一起聚餐,给他们发压岁钱、过节红包。

    夏清良说,自己从小生活在湖北省鄂州市华容镇一个穷村子,上高中正长身体,却吃不上一顿白米饭。好心的乡亲主动接济,这种帮助和关爱让他倍感珍惜。自从来到中南民族大学工作,他每年开学时就主动询问各学院,联系特别贫困的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10多年来,他累计给学子们资助10余万元。每次,夏清良总是说,钱是“借”给他们的。“经济困难的孩子自尊心强,‘借’钱给他们,情感上更容易接受些,也能促使他们更努力地学习和生活。”夏清良说。

    听说他要调走,数千学子网上发帖挽留

    在中南民族大学,很少有不认识夏清良的老师和学生。数万名师生手机里都存着他的手机号,并送他绰号“一呼通”。有时候深夜十一二点,学生遇到思想疙瘩解不开,还给他打电话。夏清良来电必接,有难必帮。

    “大冬天他从热被窝里爬起来就急匆匆往学校赶,”妻子唐祝英说,“起初我很不理解,刑侦队长也不像他这样没日没夜,时间久了,觉得他这样是对的。”

    今年1月24日晚8时许,中南民族大学附近一所中学的家长报警求助,孩子与父亲吵架后,跑到民大校园里的南湖边,手机定位在湖中央,难道想不开轻生了?夏清良冒着零下四五度的低温,赶到校园陪父母找孩子。湖边又湿又冷,夏清良沿湖足足寻了3个多小时,鞋子、裤脚又是水又是泥,冰冷冰冷的。直至深夜,孩子同宿舍同学打电话来报平安,他才停止寻找。

    夏清良的手机微信中500多好友绝大多数都是学生。中南民族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辅导员刘晓说,夏警官作为全校3万名师生唯一的责任区民警,将学生工作做得非常细致。中南民族大学副校长杨胜才评价夏清良:他是民大师生的良师益友,他也是民大的夏老师。

    铁箕山派出所所长钟建林说,17年来,他的责任区没有发生一起重大的刑事案件。2016年,所里考虑到夏清良已经55岁了,准备把他调至任务相对轻松的辖区。没想到还没办手续,得知此消息的师生,在校园网上发帖“挽留夏警官”,数千人跟帖,最终他被挽留了下来。


 

   

责编:钰迪

上一篇:三位普通人温暖一座城

下一篇:武晚传媒记者刘丰 获年度“全国十佳”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